专   家   导   读

大数据视野:骨质疏松合并糖尿病研究近况
2021.05.27  浏览次数:

“畅谈医疗大数据”导读推荐十五

【大数据视野:骨质疏松合并糖尿病研究近况】

亲爱的医界与学界朋友,感谢您对亚寰数据的关注:

中电亚寰医疗大数据平台,是全国首个基于城市级健康医疗海量数据,横跨各大医疗机构,形成的多中心多学科一体化科研服务平台目前平台已汇聚福州14家省属医院、37家二级以上公立医院和174家基层医院数据,每日即时更新巨量健康资料,已有3000多万人的诊断记录、检查报告、就诊信息、住院信息、检验信息、药物信息、影像信息、随访数据等。亚寰医疗大数据平台与国家健康医疗大数据产业品牌『中电数据』签署战略合作协议,团队凭借台湾健保数据库的成功经验以医疗大数据模式,从多样化的数据结构、多维度层面建立单病种数据库、多病种联动数据库、专科/多学科数据库等,通过相关分析、聚类分析、建模、趋势预测等高阶分析,颠覆传统的经验性诊疗模式。公司踌躇满志,倾力构建全国最大临床数据共享平台,为临床诊疗、科研研究及医院管理带来更信服的数据决策支持,提高医生诊疗水平,为患者带来真正个体化精准医疗, 同時可以获得真实世界证据。

一、前沿

骨质疏松(OP)是最常见的骨折疾病,属于增龄性疾病,好发于老年人,是一种以骨量低,骨组织微结构损坏,骨脆性增加,易发骨折为特征的全身性骨病。据20215月第七次中国人口普查数据显示我国60岁以上人口已超过2.6亿(约占总人口的18.7%)65岁以上人口近1.9亿(约占总人口的13.5%),是世界上老年人口绝对数最大的国家。随着中国人口加速老龄化,骨质疏松已成为我国面临的重要公共健康问题。早期流行病学调查显示: 我国50岁以上人群骨质疏松症患病率女性为20.7%,男性为14.4%60岁以上人群骨质疏松症患病率明显增高,女性尤为突出。目前全球每年超过900万的骨质疏松性骨折,而骨质疏松又能显著增加致残率与早死率;就全球非传染性疾病负担而言,其在调整后的的残疾年限(DALY)占比达0.83%。在白人中,女性一生骨质疏松性骨折风险高达30-40%,而白人男性达20%;骨密度降低的全球效应,理论上可转化为500DALY和每年18.8万人死亡。而2型糖尿病(T2DM)同样属于全球公共健康问题,其发病率在全球范围内呈逐步上升态势。根据2019IDF数据显示,中国已成为全球首当其冲的糖尿病重灾区,我国成年人的T2DM调整年龄后患病率高达10%,老年人占比高,其所致的各类慢性并发症则是我国成人全因死亡的主要原因。关于T2DM患者与骨质疏松关系、骨折风险及与全因死亡的关系,在全球范围内受到越来越多的关注。早期一项针对我国东北地区的60岁以上人群的研究发现,T2DM患者的骨折发生率为7.3%,明显高于普通人群(5.2%)。同样来自德国的研究发现,青少年起病的T1DM患者,其骨折发生概率是健康对照者的2倍,且与较高的年龄与糖化血红蛋白水平相关。以下为中电亚寰数据库追踪福州2015年至今的T2DM伴骨质疏松患者情况。

001.PNG

 

本期亚寰数据带来2篇高分SCI文献,概述糖尿病与骨质疏松、骨折风险、死亡率的关联。

二、1)糖尿病诱导的骨脆性机制

Mechanisms of diabetes mellitus induced bone fragility Nat Rev Endocrinol2017IF 28.804

 

文章中提到在糖尿病患者中(T1DM/T2DM)骨转化降低,骨基质特性与微结构改变,还伴随糖尿病的微血管病变的出现等,增加了脆性骨折的发生。而骨密度(BMD)在T1DM减少,但在T2DM结果相反,常正常或增高。这篇综述集中描述糖尿病患者的骨折流行趋势及糖尿病药物对骨代谢及骨结构的影响。

 

002.png


001.png

 002.png

 005.png


003.png

 007.png

008.png

总结:糖尿病可引起骨质疏松、骨折风险,目前推荐具有中性或骨保护作用的糖尿病药物(二甲双胍、肠促胰岛素药物)作为一线治疗;相反噻唑烷类等增加骨折风险的糖尿病药物列为相对禁忌(以上同样是中国糖尿病骨折风险管理专家共识);而对于SCLT2抑制剂使用对骨折风险影响需要进一步研究;值得注意的是目前没有证据表明骨质疏松药物在BMD正常或增高的糖尿病患者中具有抗骨折效应。


 

二、(22型糖尿病的椎体骨折:不仅仅有骨并发症

Vertebral Fractures in Individuals With Type 2 Diabetes: More Than Skeletal Complications Alone Diabetes Care2020IF 16.015

目的:旨在评估2型糖尿病(T2D)患者是否具有增加椎体骨折(VFs)风险,并评估T2DMVFs普遍存在的非椎体骨折和死亡风险。方法:通过PubMed系统性搜索含T2DMVFs的文献,最终15篇文献纳入研究,研究人数852,705,使用随机效应模型揭露T2DM与椎体骨折的相关性,并收集纳入7篇含有患者原始数据集,重新整合成一项队列研究IPDn=31,530;其中2,182名(6.9%)患有T2DM;记录BMD数据的队列n=19,820,其中18.6%的人缺失FN-BMD,用SPSS马尔可夫链迭代蒙特卡罗方法解决)。收集到的IPD资料部分含有随访数据,记录椎体骨折后非椎体骨折事件的发生(随访人群n = 7,819),利用这些资料,通过描述性统计分析椎体骨折后非椎体骨折风险及死亡率;并纳入协变量年龄、性别、BMI、股骨颈BMD、糖皮质激素、骨质疏松药物,使用多因素COX回归模型评估T2DM和或VFs的不同亚组非椎体骨折风险。

以下为META分析的森林图

009.png

010.png

004.png

005.png

006.png

007.png

008.png




三、
大数据视野助力公共健康管理
根据结果提示:
1.通过异质性检验逐步排除文献后,META分析结果提示患有T2DM的个体发生VFs风险较低(OR 0.84 [95CI 0.740.95]);在对年龄、BMI分层分析时,发现在T2DM受试者中,发生VF的较低风险仅限于≥74岁的个体(OR 0.76 [95CI 0.600.95 ]);BMI30kg/m²(OR 0.72 [95CI 0.54-0.94]);2.T2DM合并VFs的个体在非椎体骨折风险方面是单纯T2DM2倍;在死亡率分析方面,T2DM合并VFs个体死亡风险最高,临床上要更加重视此类病人的干预管理。

   目前全球医疗大数据的投入如火如荼的进行,以美国为首的数据库建设遥遥领先于其他国家,比如全球著名的SEER(美国癌症资料库)、NHANES(美国国家健康及营养检查调查数据库)、MIMIC(美国重症监护数据库)等,面向全世界开放,但受制于体制因素,这些数据库仅是专病、专院数据库,比如SEER仅是记录癌种的医学数据;NHANES数据库是美国CDC每年抽样调查5000人的含健康状态及疾病,仅18种,1999年至今;MIMIC数据库是美国知名医疗中心Beth Israel Deaconess Medical Center,单中心记录2001-2012年的重症患者医疗数据。真正的大数据是基于整个城市级/国家级的横跨所有大中小诊疗机构的数据池,将同个病人在该区域内所有的诊疗数据串档,并记录患者该区域的全部诊疗信息。在共病研究时,大数据可以提取共病特征,对病因、治疗、预后做最全最细致的分析,提供最可靠、最真实的临床决策。关于骨质疏松与糖尿病两种全球公共健康问题共病研究时,专科数据库、专病数据库在此方面显得苍白。中电亚寰数据库是国内第一个官方级科研数据库,目前以福州为试点,多省会城市逐步发展的数据池,对于常见病、共病研究价值巨大,基于海量真实世界研究,倾心提供前沿的临床决策,助力公共健康管理。以下为中电数据库T2DM+VFs对比第二篇META文献的数据量及协变量PK

009.png 


★参考文献:

1. Napoli N, Chandran M, Pierroz DD, Abrahamsen B, Schwartz AV, Ferrari SL; IOF Bone and Diabetes Working Group. Mechanisms of diabetes mellitus-induced bone fragility. Nat Rev Endocrinol. 2017 Apr;13(4):208-219.

2. Koromani F, Oei L, Shevroja E, Trajanoska K, Schoufour J, Muka T, Franco OH, Ikram MA, Zillikens MC, Uitterlinden AG, Krestin GP, Anastassiades T, Josse R, Kaiser SM, Goltzman D, Lentle BC, Prior JC, Leslie WD, McCloskey E, Lamy O, Hans D, Oei EH, Rivadeneira F. Vertebral Fractures in Individuals With Type 2 Diabetes: More Than Skeletal Complications Alone. Diabetes Care. 2020 Jan;43(1):137-144.  

 

粤ICP备16087083号 Copyright @ 2016 MedCom Asia